自能阅读训练品级

 


 自能阅读训练品级


 


尤屹峰


 


回顾我国汉语语文教育发展历史,我们会发现,《礼记》、大教育家孔子时代的教学思想那样先进,如“教学相长”、因材施教思想等,教学方法那样灵活开放,如对话方式、讨论交流方式等。此后两千多年来,语文教育虽开始演变成教师授学生受的单一形式,但还是很重视学生自己的读,如“人有从学者,遇(董遇)不肯教,而云必当先读百遍,言:‘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’。”(《三国志》)“读书破万卷”(杜甫),“钱思公……言平生惟好读书,坐则读经史,卧则读小说,上厕则阅小辞,盖未顷刻释卷也。”(欧阳修)“故书不厌百回读,熟读深思子自知。”(苏轼)可不知什么时候,语文教学则逐渐形成了“非授不能学”的思维定势和固定模式,教师剥夺了学生读的权利,滔滔不绝大讲特讲,学生成了静听老师讲的“机器”。语文阅读本来是学生自己的事,可语文教学越来越不给学生读的时间和机会,以教师的讲代替了学生的读,学生的自我阅读能力怎么能提高?当然,语文教育界始终在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叶圣陶指出:“学生须能读书,须能写作,故特设语文课以训练之。最终目的为:自能读书,不待老师讲;自能作文,不待老师改。”九十年代中期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学会学习列为外来人生存的四大支柱之一。世纪交替之际,有超前意识的专家学者又提出建立学习型社会的构想。阅读是人一辈子的事情,语文学习作为学习型社会人才综合素质建设的重要方面,学会阅读即自能阅读,自然成为当今高中生首先应具备的学习能力。对此,我们很有研究训练培养之必要。


 


阅读与自能阅读


     


何谓阅读?夏叶圣陶先生说:阅读是“从文字上理解他人的思想感情”,“好像每天吃饭吸收营养料一样,阅读就是吸收精神上的营养料”。韦志成说:“阅读,是人从已有的书面信息符号中提取意义的心智活动”。高尔基说:“读书,这个我们习以为常的平凡过程,实际上是人的心灵和上下古今一切民族的伟大智慧相结合的过程。”美国人在《如何教阅读》的序言中甚至说:“一个人阅读水平的高低,决定着他知识总量的多少,……工作质量的优劣,……薪金数目的大小。因此,可以说,阅读能力能够转化为一笔经济财富。”根据接受美学理论,文本的意义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才能得以建构,它的生成与存在离不开读者的阅读创造。引用这么多名家对阅读概念的界定,旨在说明阅读是我们自己的事,是自己的一种富有诗意的心灵对话过程,“是以自己富于个性、时代性的创造性理解,赋于文章以全新的意义和阐释,从而使文章的意义得到不断的主体性开拓和建构,具有永恒的艺术生命力。”(曹明海语)用以提升自己的人生素质,激活人生美学激情,完善人格建构,提高生命质量。阅读的本质是从读者与读物、读者与作者、读者与社会、读者与自我之间的“因文得意的心理过程,是缘文会友的交往过程,而且是书面文化的消费过程,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。”(曾祥芹)


阅读的概念和意义已经明确,那么,什么是自能阅读呢?简言之,老师要求的阅读不是自能阅读,老师强迫的阅读更不是自能阅读,老师指导的阅读也不能算作真正的自能阅读。自能阅读是一种无需老师指导、要求、强迫的,自主、自觉、自愿、自乐、自我审美建构的文化心理活动。“语言文字的学习,出发点在‘知’,而终极点在‘行’;到能够‘行’的地步,才算具有这种生活的能力。”(叶圣陶)“其义乃在使学生渐进于善读,终于能不待老师之辅导而自臻于通晓全篇。”(韦志成)但自能阅读不是天生就有的,需要反复的训练培养过程,有一个逐渐生成提高的品级。


 


 

发表评论